正在载入数据
如果30秒钟内没有加载完毕,请您刷新网页!
温馨提示: 为了您能够获得更好的浏览体验,我们建议您下载 Google Chrome (点击这里就可以下载) 访问本网站 (下载链接 由新浪提供 请您放心下载) !

正在阅读: 你真的了解你的妻子吗

(1)内裤的疑点

扔掉烟头,我疲惫的从电脑上撤下来。看看表,快十一点了,老婆加班还没回来,今天玩游戏特别没状态,不想在上网了。突然想起去接老婆回家,给她个惊喜。

我是一个网游沉迷者,结婚半年来除了新婚一个月陪着她,大部份时间都是在电脑屏幕前度过的。想到这我披上衣服,关上门走入深深的夜色中。

老婆上班的地方离我们住的地方不远,就隔了一条街。

街上很冷清,没几个人。我紧紧身上的衣服加快步伐,很快到了妻子上班的单位,出乎我意料的是,她们单位的楼上黑漆漆的一片,办公室的灯也没亮。

奇怪,难道妻子已经回去了没有碰上?

我拨通她的手机,好一会才接,我问道:「还在加班吗,老婆。」

「是啊,今天活有点多,到现在还没完呢,你呢老公,还在做任务吗?」

一种不舒服的感觉从心头泛起,但我还是用平常的语气回道:「嗯,还在杀怪呢,呆会要我接你吗?」

妻子娇笑道:「今天怎么对我这么好啊,不用了。我还不一定到哪会呢,你玩吧,累了就早些睡,我自己打的回。」

「好吧。」我挂下电话,感觉浑身沉重重的。她为什么要撒慌,她到底去哪了呢?

回到家,抽了会闷烟,就迷迷糊糊的在床上睡着了。

恍惚中,似乎听到妻子开门回来,进卫生间洗漱。完了蹑手蹑脚走到屋里。

等她躺到床上,我转过身用手探入被子抚摸着她光滑温暖的背部,又轻轻抓着她饱满的乳房,乳头翘的尖尖的,我整个身子正想靠过去问问她到底去哪了,却听她说:「老公别闹了,明天还要上班呢,我累死了。」

看着一动不动的她,我暂时止住心里的疑问,下了床到卫生间去解手。却看见她扔在角落里的一堆内衣裤,我蹲下身子伸手翻开上面的衣服,露出了她早上穿的粉红的真丝内裤,这还是结婚时我从网上给她挑的。

此时在我手上的内裤底部有一些黄色的还湿着的黏液,是她的阴道分泌物吗?

我想,却下意识的鼻子凑上去一闻,那种熟悉的味道却并不是妻子的体香,而是精液的味道。我如被车撞了般脑袋轰鸣着,一种难过失望的心绪回荡着。

我呆了良久,难过的心情淡了些,却又在内心深处生出一种莫名难以压抑的兴奋。

我按原样放好衣物,回到床上。看着被子下面妻子隐隐露出的俏臀和在月光下那道双腿间诱人的肉缝,似乎还有液体缓缓从里面流出,结成一滴白色的露珠挂在阴唇上。

我按捺不住,左手按着她的腰部,右手食指轻轻揩过她的阴部,她嘤咛了一声,食指上黏滑的感觉让我忍不住想到那就是精液,往里一伸,毫不费事的指头就入了进去,能感觉到立刻被她阴道内的肉壁紧紧吸附着。

妻子醒过来,她抓住我的右手,道,「啊……老公,嗯……不要,别,别弄了。」

我一想到她可能刚才正撅着屁股不知道让哪个男人干还射在里面我就气上来。

我粗暴的用左手将她紧紧摁在床上,右手的中指和食指都探进她的小穴里,快速的抽插着。

「啊啊,啊,不,不行,唔,老公,我受不了了。」

看着她脸上痛苦的表情,我的肉棒迅速度硬起来,我让妻子趴在床上,我骑在她身上,龟头在早已滑泞不堪的阴部来滑动着。

「快,嗯,老公,快来插我吧,啊,快。」妻子的呻吟声差点让我直接就射了。

我将充血变的异常大的龟头部份缓缓挤入妻子热热的湿滑的阴道,一进去就被她紧紧的小口包裹着,我轻轻抽出,又只是轻轻进去一半,来回几次,妻子已经被我挑逗的浑身发烫,淫水一股一股的缓缓从阴道口流出,顺着屁股大腿流下,我终于全根纳入她的阴道。妻子被突如其来的冲击弄的大声叫起来,一会又紧紧咬住床单呻吟着。

我弄了百十来下终于忍不住射了,抱着她的身体瘫倒在床上。

(2)朋友来袭

早上起床,妻子已经上班走了。来到卫生间,昨天她褪下的内衣裤已经洗好晾上了。我靠在门框上,想,如果直接问她,她一定不会说的。可是不问她,难道自己就这样放任她吗,忽然想起前不久她开玩笑似的问我,如果她在外面和别的男人做了我会怎么做,我笑着说那我也加进来玩3P。可那是开玩笑啊。

想了会没有头绪的我郁闷的上班去了。

快下班了,忽然接到一个电话,以为是妻子打来的,接通了原来是以前在一起常玩的一个哥们,叫阿周。说是中午一起吃个饭,想想左右无聊就答应了,因为中午我和妻子是分开在各自单位吃饭的。

地点是以前我们常去的一个小饭馆,那里菜作的挺不错,看看时间,差不多了,我就晃了过去。

阿周和一个不认识的小伙早在等我,见我来了阿周热情的拉开椅子招呼我上座。一边介绍边上的小伙,说是他朋友小李,关系很好。小李很年轻,看上去二十出头的样子,人长的很精神帅气。

上了菜我们要了瓶白酒,就天南海北的喧起来。几杯过后,酒劲都上了头,大家也热络起来。

小周将杯中的酒一口闷干,忽然拍了拍我肩膀,道:「沈哥,有句话我不知道方不方便讲。」

我斜睨了他眼,道:「你小子有屁就放,跟个娘们似的干啥。」

阿周点了点头,道:「那我就说了啊沈哥,到时你可别跟我翻脸。」

我放下酒杯,道:「哎,你小子到底想说啥,就说。」

「那好我可真说了,我昨晚见嫂子了。」

我的脸顿时沉下来,「还有呢?接着说。」

「这个,嫂子和个男的,我不认识,开车到了小李的旅馆,昨晚正好我找小李玩呢,见到嫂子了,哎,可嫂子没见我啊。」

我靠在椅子上,看着吞吞吐吐的阿周和兴奋的脸发红的小李。平静的说道:「然后呢,有什么你直说。」

阿周搓了搓手,道:「这个,还真不好说,这样吧,我们一起到小李的旅馆去你就清楚了。」

我说行,咱们走。结了帐,走在路上我就觉的腿跟灌了铅了样,不祥的感觉笼罩着我。

路上,小李挨近我低声道:「那个,沈哥,是这样的,我旅馆里常丢东西,所以最近装了个摄像头,结果昨天拍了些不该拍到的东西。」

我停下来,质问道:「你拍了什么东西。」

阿周从后面上来道:「前面就是了,看了就知道了。」

我们跟着小李进到他的办公室,桌子上放着三个电脑屏幕。

小李熟练的打开,道:「沈哥你自己看吧。」

我坐在椅子上,屏幕正对着我,看见画面里妻子穿着黑色皮衣和一个男人要了个房间,上了楼,画面就转到房子里。

妻子进了房将包扔到床上,那个男的关上门从后面将她一把搂住,等等,这个男的我认识,是妻子他们单位的司机小陈,叫陈正。小陈一双手已探进妻子的怀里揉搓着妻子的两个乳房,妻子的乳房丰满而俏挺,在他双手大力的压挤下胸部挤成两个雪白的半球状,项琏已经陷进中间深深的乳沟中,低胸的白色衬衣已经不能掩盖住那隐隐露出的一抹红晕。

背后的呼吸声急促,阿周和小李的眼都不带眨的,虽然知道他们肯定看过不知多少遍,叫他们出去也没什么意思。但我还是说不出的怪异。再往下看,妻子微闭着眼睛享受着,长长的睫毛抖动着,脸上显出痛苦又享受的神情。

那司机陈正从后面吻着妻子的香颈顺势将妻子的外套褪到地上,将她的胸衣扯下,薄薄的半透明的丝衫依稀可以看见妻子粉色的乳头尖尖的俏立着,妻子双手也将小陈反抱着,陈正左手隔着丝衣轻轻捏着妻子的乳头,右手已滑过平坦的腹部向阴部摸去,

「啊……」妻子的全身忽然一震,我知道,可能他碰到妻子的阴蒂了。

陈正将妻子推到床边,让妻子弯下腰双手扶着床沿,撅起浑圆的臀部,象是等待男人插入似的,穿着黑蕾丝袜的修长美腿轻轻分开着。

陈正用手拍了下妻子的屁股,啪的一声,妻子竟兴奋的从身体深处发出嗯哼一声,陈正蹲下身来,隔着丝袜和内裤就用舌头舔起妻子的阴部来,另一个画面正对着妻子的面容,可以看见她正紧紧抿着嘴享受着。

可能是感受到了下体那湿热的刺激,妻子的身躯颤抖起来,忽然转身用手推开陈正,喘着气道:「不行,我受不了了,」

陈正笑骂着:「小骚货,这就受不了,哥哥厉害的还在后面呢!」说完一推妻子,妻子躺在床上,陈正跪在床上,右手同时抓住妻子的左右脚踝往上一提,左手将内裤和丝袜一起脱到膝盖位置,妻子娇嫩的阴部立时暴露在我们面前。

小李用手在键盘上点了下,画面立时放大清晰起来,妻子的阴毛不是很多,只有在耻部有寥寥几根,粉红的阴唇微微张开着,透明的淫水已经糊满了阴部,将阴毛弄的泥泞不堪。

陈正俯下脸,凑着鼻子闻了一下,然后伸出舌头舔了下妻子的阴唇,「啊,嗯,不,还没洗呢。」陈正道:「我就喜欢原汁原味的,洗啥。」说完又用舌头在妻子的小穴里弄起来,妻子不停的扭动着身躯,失去意识般嘴里呢喃着,陈正玩弄了会,将自己的裤子脱掉,顿时一个乌黑发亮的大鸡巴甩了出来。陈正粗暴的扯着妻子的头发让她给自己口交,草,我都没让她那样干过。

妻子张开小口用手扶着陈正的肉棒将龟头放入嘴中,轻轻吮吸着,右手还来回套弄着。陈正舒服的嘘声着。

「嫂子的口技真棒。」小李在边上道,我回头瞪他一眼。

陈正一边享受妻子给他口交,手也没闲着,他的一只手抓捏着妻子的乳房,一只手的食指在妻子的阴道里面搅动着,妻子被他弄的浑身发软,仰面呻吟着:「嗯……嗯……啊……嗯嗯嗯……啊……不行了,不行了,嗯……」

陈正右手中间的三个指头这会都伸进了妻子的阴道里,他左手将妻子轻轻扶起坐着,右手开始迅速在阴道里由内到外的抠摸着。

「啊啊啊……呜……哼嗯……我不行了,要去了,啊……」妻子用手阻止他在抽动,却没有任何效果,终于在一声长长的带着哭声的呻呤中妻子到了高潮,身子无力的倒在床上微微抖动着,随着陈正手指的拔出,一股一股的半透明淫水从阴道中涌出,湿了一大块床单,妻子的脸红到了腮部,舌头轻舔着嘴唇,尖尖的乳头傲然俏立在空气中……

(3)无奈的3P之一

不知道我后面两位如何,我的小弟弟是已经很硬了,虽然画面里的是我妻子,但我还是忍不住就硬了,或许常说的男人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就是这个意思吧。

我想去找控制器想要关掉,却被阿周挡掉,他说:「沈哥,别,后面你不想看看吗。」

说实话我非常想看,算了,自己兄弟,看就看呗。

画面里陈正正亲吻着妻子,舌头如小蛇般在妻子的面部,颈部,胸部,一直舔到大腿根,刚刚高潮过后妻子又轻声哼唧起来。陈正将妻子的丝袜和内裤从腿上全部除掉,扔到了地上,又将妻子的丝衫使劲往下拽,直到露出香肩,露出大半的乳房和红晕的乳尖,虽然丝衫有些弹性,可是领口的大小一直扯到胸部,就如同用绳子般紧紧捆住妻子的胳膊和双手,将那软棉的乳房箍的更挺更丰满。

随着妻子轻柔的娇喘声,陈正将妻子的修长匀称的双腿搭在自己的双肩上,右手翻开妻子因为充血而变的深红的阴唇,妻子的小穴隐隐张开着。陈正腰一挺,「噗叽」一声,那粗壮的阴茎就毫无阻塞的滑进了妻子的阴道。妻子「啊」了一声屁股向上抬着迎合着。

「快,快来,干我,嗯,啊啊,嗯……」妻子已经开始忘情的娇声喊着,她的长发遮住了眼睛,只有性感的红唇忽而紧抿忽而张口呻吟。

陈正每次都是拔到口上再深深的插进去,两人肉体撞击发出啪啪的响声。

陈正抽插的速度慢慢加快,「啊,啊,嗯哼,干死我吧,呜,求你,啊,干死我吧……」妻子的小嘴已经合不上了,她急促的用嘴呼吸着,脸部绯红一片,修长的脖颈上汗流了出来,滑过乳房滴落到床上,下体的淫水也流成一片。

陈正拔出阴茎,让妻子趴在床上,他抬高妻子的屁股,让妻子的双腿并紧,然后用坚硬的肉棒一点点挤进妻子的阴道口,妻子深深的吸着气,当整个肉棒全根插入并抽动时,妻子终于大声的喊了出来,「啊,不要。嗯……太强烈了,不行,啊啊啊……」

这个姿势让妻子的阴道更加紧紧的裹着陈正的粗肉棒,随着每次的抽插,都带出大量的乳白色液体,肥硕的阴唇也时而被翻入翻开。「咕唧,咕唧」的淫水声不绝于耳。

妻子的阴道有些窄,不需很长的就阴茎就能轻松碰到她的宫颈口,估计陈正的龟头正被老婆的花蕊紧紧包围着并濡动着,他大喊一声猛的一挺就和老婆一起倒在床上,压着老婆一动不动。肉棒还在妻子的阴道里,他竟然射在了里面。

放大的画面上,一会儿,陈正的阴茎软了从老婆的小穴里滑出来,一股白色的浓精也随之而出,沾着精液的阴唇和阴道口都有些红肿,精液流到了妻子杂乱的黑色阴毛上,格外注目。从散乱的头发中,能看见妻子眼神中的高潮过后满足的迷离感。

(4)无奈的3P之二

看着手中阿周他们刻的盘,一下午都心绪乱如麻。这两个小畜牲竟然把妻子偷情的录相作了拷贝。想着答应他们的事,该怎么和妻子开口呢。一下午浑浑噩噩的很快就过去了。

回到家,发现妻子在做饭,盘着高高的发髻,露出雪白的一段粉颈,因为厨房很热,妻子上半身只戴着黄色的蕾丝胸罩围了层薄薄的小围裙。下面穿着窄窄的小T裤,裸着腿在那炒菜,灶的高温烤的妻子的脸上汗涔涔的。本来打算向老婆发飙的我此刻早就气消了,我们是很相爱的,不管发生什么,吵架都与事无补,不如心平气和的把事情说清楚。

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我和平时一样帮妻子弄菜,收拾好,我俩面对面坐着,埋头吃了几口饭,妻子可能发现我有些不对劲,就问我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我犹豫了一会,从包里取出盘放上,说:「你自己看吧。」

当妻子在画面看到她和陈正进入旅馆时,碗一下从手中跌落到桌上。脸变的惨白,我什么责备的话都没说,沉默了一会,她的牙将嘴唇都咬出血来,她低着头冷静的道:「既然你都已知道了,我也无话可说,对不起,咱们离婚吧。」

我郁闷道:「现在不是离不离婚的事,我想知道真相,为什么那样。」

泪从妻子的脸庞滑过,看着妻子无声的哭泣,我心疼的将她搂在怀里,说,到底怎么回事,和我说吧。

妻子哭了一会,擦干净泪,望着我正色道:「行,我跟你说,但是你要冷静听我说不要做傻事。」我苦笑着答应了她。然后她讲了发生在两月前的事。

妻子休完婚假不久,单位上派她和司机陈正一起出差。车开到下午的时候,他们一起下车去路边的饭馆吃饭。结果碰到陈正的几个朋友,非要拉着一起吃饭,那几个朋友热情的招呼他们喝酒,陈正因为要开车不能喝就劝妻子替他喝几杯,妻子本来酒量就不太好,结果几杯下肚后就晕起来。陈正见状和朋友告辞将妻子扶上车。

开了会车的陈正从后视镜看了眼躺在后座的妻子。因为酒而红了脸的妻子格外迷人,长长的睫毛下微闭的双眼象月牙一样弯,小西装不知何时被妻子脱下,撑的衬衣鼓鼓的乳房随着车的颠簸时而摇晃着,平时注意紧闭的双腿此时也稍有放松而分开,可以从短裙处隐约看见大腿根部粉色的内裤,陈正还好象看见内裤中间那一抹缝隙。

陈正顿时觉的下身逐渐膨胀起来,胀的裤子都快要撑破了。

前面不远处是高速公路的岔道,这会天色渐晚,陈正一咬牙,开进了岔道里,这是为修车准备的地方,空旷无人,陈正从前驾驶位换到妻子的后座上。

将车门闭锁,车窗全是反透视的,从里可以看到外面,而外面看不清里面。

陈正轻轻推了下妻子,见妻子没反应,不由咽下唾沫胆子大起来。

轻轻的将妻子的衬衣钮扣一个一个打开,露出了雪白的大半个胸脯,陈正隔着乳罩先揉了下妻子的乳房,觉的不过瘾,将妻子的乳罩向下一拉,顿时妻子的两个大乳房不客气的弹出来,妻子的乳头很小,乳晕也只有浅浅粉红色的一小圈,陈正觉的喉咙发干,他用双手紧紧捏住妻子的胸前的两团肉球搓起来,那软软又富有弹性的感觉真好。

一会妻子的乳头充血也翘起来,那凸起的两点很快被陈正放进嘴里吮吸起来,妻子在昏睡中感觉到了刺激,不由嘤咛一声。

陈正停下来看了妻子一眼,将手从乳房上拿开,却又放进了妻子的裙子里,用手指抠摸着妻子的阴部。妻子的体质是很敏感的,陈正一会就觉的有些淫水已经渗透了内裤和丝袜,陈正弯下腰,将自己的裤子脱掉,他又把妻子的短裙连内裤丝袜一起缓缓往下挪着,直到挪到小腿位置。

陈正将妻子抱着坐到了自己的身上,让妻子的湿滑的阴阜对着自己的大鸡巴,分开妻子的阴唇,扶着鸡巴在阴道口滑了两下,感觉差不多了,「噗唧」一声就入了进去。

在梦中的妻子被下体突如其来的刺激弄醒了,「啊……」她睁开朦胧的眼睛,第一眼是从车上的后视镜上看见自己凌乱的衣裳和引以为傲丰满的乳房正被两只大手紧握着,而阴道正被胀鼓鼓的撑着,「啊,陈正?你干什么,快放开我,快,啊……不要……」

陈正顾不上妻子的挣扎,因为醒来受到刺激而猛烈收缩的阴道差点让他一泄如注。他死死搂紧妻子,道:「大家都是成人,玩一下嘛,」

「快走开,啊,嗯,我,我要喊人了。」由于妻子和陈正的性器官紧密结合,一动一动都感觉到强烈的快感。妻子这样挣扎反而好象是主动坐在他身上性交似的,似乎意识这一点,妻子也不敢乱动,只是低声求着:「求你了,陈正,放过我吧。我有老公了,我,嗯嗯,啊,我对不起我老公。」

陈正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哪管妻子的话语,他右胳膊有力的搂着妻子的腰,左手同时抓住妻子的乳房,开始上下抽动起来。

「呜呜,,嗯,嗯,啊……啊!」妻子身不由己的屁股高高抬起在被狠狠插入,几下子妻子就感觉到了高潮,浑身似乎被抽空一般腾云而上,头脑中是想着能被人狠狠不停的干着。

陈正觉的的自己的鸡巴被阴道完全紧密的包裹着不说,还似乎不断有烫烫的淫水淋到龟头上,死撑了几十下陈正就忍不住了,一道浓精射到妻子的宫颈深处,妻子清晰的感到从阴道深处传来的那一瞬间的膨胀和浇在花蕊上的灼热感,不由同时子宫剧烈收缩着并排出大量淫水,两人,同时到了高潮。

(妻子昨天回来看我写的这篇东西,她说情节有些繁琐了,不够紧凑,是这样吗?我觉的已经很单刀直入了啊。)

(5)无奈的3P之三

完事后陈正用手机拍了妻子的几张裸照,并威胁说,他叔叔是市委书记,如果要告的话除了自己受辱根本没有任何作用。妻子权衡在三,终于决定瞒下这件事。陈正见妻子最终软下来更是肆无忌惮,后面又三番五次的纠缠凌辱妻子,以至于发生后来旅馆那场令人尴尬羞愤的事件。

听妻子叙说我真的很气愤,但同时郁闷的是自己竟然有了反应,小弟弟不自觉的硬了起来。我叹了口气,对妻子道:「问题是现在不是我们夫妻间的事了。」

这盘碟是别人录下来给我的。「啊?那,那不是还有人看见我……」妻子一惊站了起来。

我垂下头,道:「嗯……他们两个人,其中一个我还认识。」我看着妻子闪烁的眼神,难为的说道:「他们,跟我提了要求,要不就要将这事抖出来。」

「他们,想要干什么?钱?」

我摇摇头,无力的道:「不是。而是让你……」我看着妻子性感诱人的身躯,心想,也难怪,谁看了妻子的身子想要忘记都难。

「你,答应了?」妻子的声音有些颤抖。

「没,我想问你,怎么办?」妻子的脸苍白,咬着嘴唇,毅然道:「那你答应他们吧,我是自作自受。早该知道这是条不归路」我也心痛道:「操,我也不会让陈正那小子好过。」

「别,你不要干傻事。」妻子急忙劝道。

「放心吧,我心里有主张。那,什么时候,我,叫他们来。」

「今晚吧,反正躲也躲不过。」虽然妻子的工作作通了,但是对于陈正我可真打算要好好收拾他。我走到外面接通阿周的电话。

「喂,阿周,我沈放。我妻子的事已说好了。但是完事后你们得帮我个忙。」

「行,沈哥,你别说了,我知道了,是不是要弄残姓陈的那小子,没问题,包我们身上。」

「不是打他一顿那么简单。我也要让他尝尝他老婆被人玩的感觉。」

阿周吸了口气道:「沈哥,难道你想……」

我打断他道:「我有数,不会让你们犯险的。那要没什么今晚你和小李就一起过来吧。」

「嘿嘿,那,嫂子她不会太那个为难了吧。」

「滚你个蛋,这会装球的好人。」挂下电话,我在想,陈正啊陈正,咱们就走着瞧吧。我不由想起,那小子结婚时,站在他身边文静笑起来很甜的那个新娘。

下班前我早走了一会,到市场上买了点菜,拎了两瓶酒,事情到这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火锅热腾腾的嘟着气泡,自阿周和小李进了屋,妻子就淡淡的爱理不理,我们四人一时无话可说,我起身给妻子也倒上酒,喝了几杯,大家找了点都能聊上的话题开始活跃气氛。小李很能传,他说了一些自己的糗事惹的大家笑起来。

小李见妻子没有一开始那么冷冰冰的就将话题转移到妻子身上。

说是妻子特象他大学时的一个学姐,讲他和那女孩的恋爱故事挺煽情的。妻子也被勾起了兴趣,追着问东问西的。然后小李顺杆往上爬,就叫开姐了,左一口右一口甜的不行,阿周也嫂子长的怎么怎么漂亮了,是他平生的心动,只恨我下手早了,是他一生的遗憾,看着三人你一杯我一杯的我就郁闷不已。

很快两瓶酒就见底了,虽然大部份是我们三个大老爷们喝的,但妻子也喝了不少,两朵红晕浮在腮上,双手托着下巴,眼若桃花的四顾流盼。

喧了一会没什么意思,我借口出去买烟,走了几步拐回来在门口听着。只听小李说:「月儿姐,我扶你休息吧。」听着桌椅动的声音,可能是他们进去了,我开开门,径直走到里屋从门缝看着。

小李和阿周一左一右将妻子夹在中间坐着,阿周看妻子低着头,忽然站起来从衣架上取过妻子的黑丝带,说:「要不咱把眼睛蒙上吗,嫂子。」见妻子没有反对,阿周就将丝带轻轻将妻子的眼蒙上。

小李蹲下腰除去妻子的高跟鞋,不由赞道:「月儿姐的脚生的真好看啊。」说着就将妻子的小脚放在手中揉捏着,妻子象征性的抽了下腿,就任小李拿捏着。

妻子在家穿的是黑色的蕾丝吊带,下身是小短裙和黑丝连裤袜。不知何时阿周坐在了妻子后面,一双手扶着妻子裸露的香肩,被其他男人宽大的手掌触碰,妻子不由的轻呼一声。

「没事,嫂子,放松,我们会很温柔的。」阿周咬着妻子的耳朵说道,陌生男人的气息让妻子情迷意乱,而耳朵被阿周用嘴唇噙着轻轻咬动,妻子只觉的全身的劲力皆失,酥麻的感觉从下体传来。小李一双手也在妻子的小腿上摩挲着。

想到自己此时是在被两个男人同时玩弄的妻子一方面倍感害羞,而从身体各个感官传来的快感使得阴道已经开分泌爱液。

阿周的嘴老练的吻着妻子雪白的脖颈、背部,却并不碰妻子的其他敏感部位,一会阿周又开始亲吻妻子的嘴,他轻巧的用舌头撬开妻子的牙关,将妻子的小舌吸入自己的口腔,贪婪的吮着妻子的香津。

蒙着双眼的妻子开始动情了,她配合的抱着阿周,双手抚摸着阿周宽厚的背。

小李见状不甘示弱,他用手指在妻子的大腿内侧敏感部位划着圈,弄的妻子的双腿一会紧紧闭着,一会又放开。被两人上下同时出击,妻子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欲了,开始发出令人销魂的呻吟声。

阿周将身上的衣服麻利的脱光,双手伸进妻子的吊带里,去掉乳罩,将妻子那高耸丰满的乳房解放出来,隔着薄薄的吊带能清楚看到俏立的乳头。两人将妻子放平,阿周隔着吊带开始用嘴咂吧咂吧的吮吸着妻子的乳头,妻子皱着眉头,脸上表情痛苦不堪,嘴里却发出「嗯,啊,」的呢喃声。

小李也脱掉自己的裤子,露出早已一柱擎天的肉柱,他褪下妻子黑色的连裤袜,里面是黑色的蕾丝内裤,可以看出早就被淫水湿了一片。

「月儿姐水真多啊,我喜欢!」小李一边用手指隔着内裤抠着妻子的阴部,一边说道。

妻子可能第一次听到如此放荡的语气,不由「啊」的喊了一声出来。小李将妻子内裤去掉,妻子下意识的用捂着自己的耻部,妻子阴部的毛不多,只在耻部有一小片黑黑的芳草地。

小李看到了从妻子手指缝中露出的几根稍长的阴毛,不由血脉贲张。小李将妻子腿搭在自己的肩上,将妻子的手打开,顿时那如花朵般娇嬾的花开似开似合的绽放在空气中。

(待续)

© 2018 WWW.WSAV.CC All Rights Reserved.
广告联系: www269la@gmail.com
分享给您的好友×
网站地址
内容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