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载入数据
如果30秒钟内没有加载完毕,请您刷新网页!
温馨提示: 为了您能够获得更好的浏览体验,我们建议您下载 Google Chrome (点击这里就可以下载) 访问本网站 (下载链接 由新浪提供 请您放心下载) !

正在阅读: 花开花落第十八章

叶默醒来后又被医生要求住院一周观察一下,田蓉自然是连声同意,自此叶默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般的日子,熬了一个星期,人都快熬化了,这不,刚一出院就拉着田蓉逛街,也不买东西,反正就是要闲逛。

叶默现在的身体该好的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就是胸口处时不时的有些疼痛,不过随着中药的慢慢调理,都会好的,不过田蓉还是很担心儿子的身体的,陪着儿子逛了几个小时候,怎么也不肯在继续逛下去了,非要拉着叶默回去,叶默也没法,只能不情不愿的回去,看着儿子脸上郁闷的表情,田蓉不经有些想笑,嘴角一直挂着笑。

“妈,你笑什么?”叶默郁闷的看着妈妈嘴角的微笑。

“没,妈没笑”虽然这么说,田蓉反而越战越欢快了。

“还没笑,嘴都合不拢了,看着您儿子吃瘪,你很开心啊,这也就是妈你,其他人我才不在乎呢。”叶默假装气恼道。

“妈不是为了你的身体嘛,等你身体完全好了,妈陪你逛多久都可以,而且你明天就要去学校了,今天要好好养精蓄锐。”

“都已经养了一个多月了”叶默小声嘀咕着。

“哼,不行,今天就是不能再逛了,说什么都不行”

“霸权主义”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田蓉的薄怒娇喝道。

“没,我说妈真美,生气的时候也这么漂亮”叶默赶忙补救。

“哼,油嘴滑舌”听着儿子的夸奖,田蓉还是很受用的,笑意吟吟的拉着叶默往家走。

田蓉现在除了照顾叶默以外还多了一项工作,就是照看花店,苏韵现在肚子越来越大,已经不便行动了,田蓉自然是要揽下这个活,而且她也很喜欢照看花花草草的,拉着儿子走到店前,打开门,就把叶默搁在一边,开始整理花束了。

看着轻轻摆放花盆,时不时的修剪几下的温婉女人,叶默心中很是温馨,他喜欢这种平淡却又充满温情的日子,最主要的是他喜欢看着这个女人在自己面前晃悠,即使什么都不做。

田蓉修整完一盆花,回头看了下发呆的儿子,微微一笑,继续整理下一盆,她又何尝不喜欢儿子一直在身边的感觉。

“默默,累不累?要不去休息会?”田蓉修剪着花枝,轻柔道。

“我不累,妈,你忙你的,我把书拿过来看会。”叶默说完,跑去楼上拿了几本英语资料。

叶默拿来书,坐在沙发上面对着田蓉,随即开始看书,尽管一个多月没动书本了,再次看着琳琅满目的单词叶默也没有觉得生涩,反而记忆犹新,有种这些单词与生俱来就存在在脑海里的感觉,叶默不经意淫的想着这难道是历经生死后打通了任督二脉?心里一喜,埋头看书起来,英语,只要你能看懂,其实也是很有趣,语言本身就是一门有趣的学科,和数理化不同,语言更生动,更有趣,叶默看的津津有味,阅读着那些即使之前都不怎么能完全看懂的阅读,觉着里面的故事,新闻,很有趣,完全看懂后,那些阅读的选项根本就是小儿科。

语言要的就是连贯,即使认识每个字,不能连贯起来照样百搭。该学的英语单词,叶默之前基本上都记得差不多了,高中的单词,学来学去也就那么几千个,叶默早就背的滚瓜烂熟了,只是不能灵活的运用,而现在,在这种大脑清明的状态下,叶默很容易就将所学的知识点串接了起来。

叶默的这种改变不能说是神学,只能说是量变引起质变,只不过这种质变需要一种契机,有些人要的时间长,有的人要的时间短,有的人或许一辈子也遇不到,不得不说叶默很幸运,他碰巧遇到了,这种契机让的他将曾经所学的知识彻底的融会贯通了。

田蓉整理完花卉,发现时间也不早了,今天好像也没什么人来店里买花,转身看着儿子正聚精会神的看着书,微微一笑,悄悄的走到儿子的身后看着,看着儿子时不时的在英语资料上圈圈点点,写上自己的理解,觉得儿子真的好厉害,起码这些英语,田蓉完全看不懂。

叶默看了很久,觉着脖子已经有些酸涩了,抬起头微微扭了下脖子,却发现那个温婉的女人不在眼前了,心里一惊,连忙用眼睛左右搜寻,发现都没有,正要起身去找,肩膀却被一双柔弱无骨的手给按住了,叶默连忙转过头,对上那双笑意吟吟的眸子,心里才平静下来。

“妈……”叶默看着那双温柔似水的眸子轻柔道。

“嗯,饿不饿了?”

“饿,想喝骨头汤”

“好,妈去跟你做”田蓉微微一笑,就要上楼。

“我跟你一块去”

“你坐着休息会呀,看书也看累了。”

“看着你,心里踏实”

“臭小子……”田蓉脸色微红,脚步轻快的走上楼去,叶默自然是亦步亦趋的跟着……

接下来的日子,又恢复到了以往的模样,唯一不同的是叶默现在又可以和妈妈睡一块了,叶默是本来就有这个打算,而田蓉是想着儿子的身体情况要时刻注意着,当然这是不是她自己找的借口就不得而知了。

年关将近,寒假也是如期而至,不过叶默他们寒假时间并不久,也就10天左右,毕竟要到高三下学期了,怎么也要抓紧时间冲刺一下,今年是叶默过的最怪异的一年,因为今年竟然没有在自己的家里过年,叶默问过妈妈,田蓉说他爸今年还在出差,单位组织了年会,应该不会在家里面过年了,叶默还特意打过电话问了一下,得到的答复是一样的,说实话叶默听着心里有些不舒服,觉着爸爸似乎都不怎么关心家里的事了,但是他一方面又觉着不回去过年也挺好的,因为妈妈……

今年家里也就苏韵和沐熙两人,四个人正好凑在一块过年,好不热闹,由于苏韵行动不便,年夜饭自然是田蓉揽活,不过叶默怎么可能看着妈妈一个人那么辛苦呢,加入其中,做能做的事,沐熙小妮子也是有样学样,东西没怎么做好不说,打烂的东西还不少,不过几人嬉戏打闹也很是温馨。

最后好不容易,聚集了众人力量的年夜饭终于出锅了,色香味俱全,很是完美,小妮子出了不少力,吃饭的时候饿坏了,竟是学着叶默的样子狼吞虎咽起来。

吃完饭,一家人依靠在沙发上,看着春晚,今年的春晚还算比较有水准,小品更是逗的众人大笑连连,春晚结束都12点了,城市没有农村有年味,外面都听不到鞭炮声,叶默记得小时候去爷爷奶奶家都有放鞭炮,每次等到半夜,就是为了放炮仗,有意思的很。

12点不到的时候大家都差不多有些困了,苏韵是早就撑不住回房休息了,沐熙小妮子也是眼皮打架,但就是腻着叶默不肯走,好不容易陪着熬过12点,终于是忍不住了,闭着眼睛靠着叶默就睡着了,看着小妮子娇憨可掬的样子,叶默不经微微一笑,起身把沐熙抱到房间盖好被子,在小妮子娇嫩的脸蛋上亲了下。

叶默走到阳台,伸了伸懒腰,抬头看着今晚异常亮的月亮,思绪万千,脑海里那张娇俏的容颜越来越清晰,“宝贝,我好想你”,想着女孩娇俏可人的模样,心如刀绞,叶默不是神,他也会害怕,那所大学,有太多优秀的人了,面对那么多青年才俊,女孩对自己还会始终如一吗?女孩是那么的优秀,自然不会缺少追求者……叶默越想,心里越痛,有些痛恨自己曾经的不努力,不过事已成定局,在如何的悔恨也没用,只能努力做好当下。“宝贝,再等等……”叶默握着拳看着明亮的月亮,眼中璀璨夺目。

收拾完东西的田蓉,看着站在阳台上有些忧伤的儿子,呼吸一顿,轻轻走到叶默身后轻声叫道:“默默……”

叶默听到声音,转过身,看着面前的女人,脑海里的烦闷一扫而空,开心的拉着田蓉看月光。

“妈,你看,今天的月亮多亮”

“嗯,默默你有心事?”田蓉看着儿子掩饰的忧伤,心中一紧。

“没,没有”叶默微笑着看着身边的女人。

“还说没有,你看眉头都皱着”田蓉伸手轻抚着叶默的眉心。

“有吗?”

“你是不是想那傻丫头了?”

“…嗯”叶默看着月亮深深吐了一口气。

“我很怕,妈,我真的好怕”

“你怕那丫头会变心,会不喜欢你了?”

“…嗯”妈妈永远是最了解自己的,叶默不在掩饰,直直的看着田蓉。

“傻小子,不会的”

“为什么?”

“因为那傻丫头对你不止是爱情”

“不止是爱情?那还有什么?”

“或许能用亲情来形容吧,是那种剪不乱,割不断的情感,只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浓烈。”

“真的?”叶默心中一喜,心里的阴霾消散的无影无踪。

“嗯,你现在最应该做的是越过外力的阻隔,而不是担心那丫头对你的感情。”

“嗯,我会的,妈,谢谢你”

“傻小子……”田蓉看着儿子自信满满的眸子,很是开心……

幽暗的房间里,一个绝美的女孩正蜷缩着身子坐在床头,静静的看着窗外的月亮,女孩身子有些单薄,咬着嘴唇,愁绪万千,女孩闭着眼睛脑海全是那个人的音容,“老公,我好想你啊……”,再度睁开眼时,已是泪眼婆娑。

日子过得真很快,一眨眼假期就过去了,叶默又开始了单调的生活,不过这些叶默早就已经习惯了,他现在最期待的反而是那最终的关卡早些到来。

田蓉最近是越来越忙了,苏韵已经进入医院待产了,田蓉不仅要打理花店照顾叶默,还要给苏韵送吃的,倒不是苏韵矫情,而是田蓉关心姐妹的身子,每天都做好营养丰富的饭菜跟苏韵送去,这可把苏韵给感动坏了,也不知道是怀孕影响情绪还是怎么的,这个女人受不得刺激,被田蓉感动的稀里哗啦的,看着田蓉就泪眼婆娑,每天都是含泪吃的饭,看的田蓉心疼不已。

不过最近还有一件很是奇怪的事,就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约莫跟叶默差不多大,每天都来店里买花,起先田蓉都是热情相迎,可是最近不知怎么的越来越觉着不对劲,这个人来了,买完花也不走,呆在店里时不时的跟她说话,起先田蓉还回几句,后来那人说的话越来越不对劲,像调戏一样,田蓉心里很是恼怒但又不好发作,每次这个人来,田蓉也不在热情,基本都是应付公事的卖完花,就不在理他,没想到这个人还变本加厉的开始动手动脚了。

田蓉刚收拾完花卉,这个人又来了,这次还带了两人来,田蓉发现了不对劲,悄悄的握紧了手里的剪刀。

“美女,老样子,来支玫瑰”青年笑着看着田蓉。

“……”田蓉面无表情,转身包装好玫瑰花,递给青年。

青年微笑着拿着玫瑰花,竟是伸到田蓉面前,深情道:“美女,这朵玫瑰送给你,代表我对你深深的仰慕。”

说实话,田蓉听着有点想吐,看着眼前这个面色苍白,脚步虚浮的青年,胃里一阵翻腾,直接转过身,就要走去柜台。

这时青年对着身后的两个人给了个眼色,两人会意的把卷闸门关上,田蓉听到关门声,心里一惊,连忙回头,一股带着异香的喷雾扑面而来,猝不及防,几乎全部吸进去了,田蓉心里大骇,想到了电视里面迷药,连忙后退几步,发现自己脸有些发烫,并没有晕眩的感觉,悄悄松了口气,握紧手里的剪刀,厉声道:“你要干什么?”

“呵呵,你说呢?”青年看着田蓉娇艳的脸蛋,眼神灼热的走向向田蓉。

“你不要过来”田蓉拿出剪刀对着青年,手有些发颤,她何曾遇到过这种事,曾经以为只有电视里才有,没想到却实实在在的发生在自己身上。

“前几天已经够给你面子了,钱和情你选一个,我都有。”青年步步紧逼,丝毫不在乎田蓉手里的剪刀,他早就发现了田蓉颤抖的手,知道她不敢怎么样。

田蓉看着青年逼近,慌了,心里发颤,她确实没有杀人的魄力,没办法,只好把剪刀的刀锋对着自己的脖子,颤抖着声音道:“你再走一步,我就自杀”

“呵呵,你自杀我看看”青年不相信世界上有人不怕死,就算有,这绝对不是面前这个女人,他伸手向田蓉摸去。

“我劝你不要动,这里有摄像头,正对着你,你抬头就能看到,而且这里的电脑并不是记忆终端,你现在所做的一切都被记录在内,我劝你现在收手,我当做没发生过。”田蓉用力在脖子上抹了一下,娇嫩的皮肤瞬间被割破,鲜红的血液流了出来。

青年本来就是逼着田蓉就范,到没想到这女人反抗的还挺激烈,马上抛出金钱诱惑,他想拖延时间,看着田蓉随意道:“给你10万,陪我一晚”

“出去”田蓉觉得脸上发烫的厉害,很不正常,瞬间想到了刚才的喷剂,知道不能再拖下去了,连声厉喝,手上的剪刀又是一用力,鲜血直流。

“你确定你不考虑考虑?”青年看着越来越多的鲜血,眼睛一缩,但还想拖延时间。

“滚,在不滚,老娘自尽,你还翻了天不成?”田蓉已经被磨的失去耐心了,身体的反应越来越剧烈,知道不能等了,心中一狠,就要下手,这时那青年终于有些慌了,连声道:“别,我们走。”

田蓉死死的盯着青年,青年没想到这个女人反抗的这么剧烈,越是得不到,越想得到,假装退到屋子外,但却不肯走,他在等,这时他旁边有个人有些急切道:“好像有人来了。”

青年看着面色娇艳的田蓉,心里极度不甘,但是也没办法,他还没到无法无天的程度,也没有无法无天的实力,只能不甘心的走了。

田蓉看着青年带着两人走,心里大松了一口气,她真是害怕的要死,谁还不是个娇娇宝贝啊,脖子上阵阵刺痛,疼的她眼泪直流,她现在担心的是脖子上会不会留疤啊,先前要是那个青年来强的她还真没办法,摄像头确实有,但是终端就在店里的这台电脑上,哪有什么其它地方,说有其他地方,也只是她当时灵机一动的想法,不过她当时确实有自杀的想法,虽然很疼,但是她觉着她被逼的走投无路应该会下的去手,其实她还不是在等,她在等儿子回来,这个时间差不多也是叶默放学的时候,只是自己身体的反应越来越强烈,有种快要控制不住的感觉,身体很燥热。

田蓉努力压制着身体的燥热,跌跌撞撞向楼上走去。

叶默放学后,右眼就一直跳个不停,心里很烦躁,总觉得有事发生,回去的脚步不经加快了几分,远远的就看到花店门口站了几个人,觉得不对劲,连忙跑了过来,等他跑来,那几个人已经走了,看了下店里发现妈妈没在,心里一急,连忙跑上楼去,刚一开门,一具灼热无骨的娇躯就扑了过来。

“妈……”闻着熟悉的幽香,叶默心里有些着急。

“嗯……”声音像梦呓,田蓉绯红着脸,娇媚如丝的在叶默怀里扭动着,小嘴不停的在叶默脸上亲着。

“妈,你怎么了?”

没有任何回应,田蓉勾着叶默的脖子,不断的在叶默眼睛,鼻子,嘴上亲吻,一股股灼热带着情欲的气息扑面而来,叶默脑袋有些昏昏沉沉的,一晃神间,下身竟是被一双柔软无骨的手给握住了。

“妈……别”叶默心里大惊,但又有些心猿意马,这不正是他渴望的吗?他真的很难抵挡这种诱惑。

田蓉根本没给叶默考虑的时间,一下吻住叶默的嘴,动作有些生涩的胡乱亲吻着,叶默哪里还忍受的这种诱惑,伸出舌头,纠缠上那有些笨拙的娇嫩舌尖一顿舔舐吮吸,小舌受到了大舌的引导变得灵活起来,两人激烈的搅动着唇舌,口齿间的津液不断弥漫在嘴角,田蓉的手一直捏着叶默的肉棒,身体不停的扭动着。

“热……好热”

叶默能感受到妈妈身上的滚烫,不在迟疑的一把脱下了妈妈的红色T恤,一对浑圆挺立的胸部露了出来,叶默眼神眼神灼热的看着妈妈白花花的乳沟,欲火直冲脑门,有些粗暴的拉下了肉色文胸,两颗红色的花蕾灼灼生辉,叶默看的口齿生津,一口就向花蕾亲去,不断的舔舐搅弄,田蓉有些受不住身子的酥麻,浑身微颤起来。

“嗯…啊…”

听着妈妈不算露骨的呻吟,叶默有些欲火焚身,田蓉抓着叶默肉棒的手越大用力,抓的叶默有些疼,这种异样的刺激反而让叶默有种莫名的快感,叶默加快舔舐的力度,田蓉呻吟的声音越来越高亢,田蓉此时的身体滚烫无比,全身都覆盖了一层红晕。

“啊…嗯……啊啊啊”田蓉的呻吟很是单调,反复只是单纯的发泄情欲,随着一身高亢无比的呻吟,身子猛地痉挛的几下,随即有些瘫软的靠在叶默身上,小嘴微微喘着气,脸上表情很是愉悦,靠在叶默的怀里休息了一会,田蓉表情浪荡的把手伸进了叶默的裤子里一阵揉捏,眸子里的情欲都快溢出水来。

叶默感受着肉棒上的阵阵快感,看着妈妈娇媚如丝的表情,这种禁忌游戏刺激的浑身发颤,颤抖着手解开了田蓉裤子上的布带,眼神灼热的拉下裤子,丰腴的大腿上一条灰色的棉质内裤已经湿透,田蓉媚笑着躲在叶默怀里扭动着身子。

叶默隔着裤子不停的在妈妈湿透的内裤上摩擦,内裤上的触感很是滑腻柔软,叶默夹着食指和中指,在那条已经映出纹路的缝隙处来回摩擦,田蓉也用力抓着叶默的肉棒用力的套弄着,嘴里呻吟不停“啊…嗯…啊…”

“舒服吗?”叶默满是情欲的看着怀里的娇媚人儿。

“嗯…啊…嗯…”回应叶默的是田蓉不断的呻吟,嘴里竟是不自觉的流出了津液。

田蓉开始不满足叶默的隔靴搔痒,拉着叶默的手往内裤里面伸去,叶默碰到那块湿润的肉瓣,吓得手一缩,但是马上就被田蓉拉回去按在那有些肥硕的阴阜上,叶默激动用手指在两片粉嫩的肉瓣上夹捏摩擦,惹得田蓉一阵抑制不住的颤抖,连嘴里的呻吟都是变得厚重无比。

叶默发现妈妈的阴蒂很是圆润挺立,有些大,这应该是敏感的征兆,果然,叶默用手指轻轻剐蹭了下,田蓉的身子就如遭电击的疯狂剧烈一颤,蜜穴里也是涌出一股水液,冲击在叶默手指上,叶默向是找到好玩的玩具似的,开始不断的刺激那颗圆润的阴蒂,摩擦,扣弄,夹捏,田蓉的身子一直颤个不停,嘴里的呻吟越来越大,有些噬无忌惮起来“啊啊啊,嗯…啊啊啊,要…”,穴口一阵收缩,一股有些淡黄色的尿液竟是喷射了出来,叶默看的心潮澎湃,不可能放过妈妈瘫软无比的身体,将手指插入滑腻的蜜穴,一阵快速抽插,田蓉刚刚泄身,又受到如此强烈的刺激,有种昏死过去的感觉,身体完全瘫软在叶默怀里,本能的呻吟着:“啊啊啊,不……嗯…呜呜…”,声音带着哭腔,脸上表情却是愉悦,在叶默一阵快速抽插下,又是涌出几乎水液来。

看着像水做的妈妈,叶默欲火焚身,弹出那根被妈妈一直抓着的肉棒,抵着那湿润肥硕的蜜穴,一下就顶了进去,两人都是闷哼一声,妈妈的肉穴真是太紧凑了,重峦叠嶂,刚一进去就对着叶默一阵夹吸,叶默险些射出来,努力适应了这种紧凑与温热,叶默开始轻轻抽插起来,田蓉似乎很喜欢这种频率,脸上的愉悦很是强烈,双手抱着叶默的脖子,媚眼如丝的盯着叶默。

肉壁不断剐蹭,快感如潮,叶默加快了点速度,田蓉却是顶不住的抖动了下身子,蜜穴里涌出几乎淫汁扑打在叶默火热的肉棒上,叶默险些丢盔弃甲,看着妈妈有些疲累的表情,叶默有些不忍抽插,没想到休息了会的田蓉竟抬臀相邀,自己开始在叶默的肉棒上抽插起来,叶默那里舍得妈妈出力,连忙挺动了起来,这次叶默持续的时间并不长,几经刺激的叶默在就到了极限,肉棒猛地肿胀,叶默连忙想抽出肉棒,田蓉像似知道似的,用双脚夹着叶默的腰,往身体里拉,叶默一下就插到了子宫深处,忍受不住的胡乱喷射了出来,田蓉骚魅的浪叫出声:“啊…好热……好烫…啊啊啊”,子宫一阵收缩,一大股水液猛的涌出,扑打在叶默有些敏感的海绵体上,刺激的叶默一个激灵。

叶默看着妈妈明明疲惫不堪,却骚浪妖媚的脸蛋,有种格外异样的刺激感,刚刚射完的肉棒竟是又慢慢勃起,田蓉勾着眼睛又开始抬动起屁股,只是根本没什么力量,叶默连忙挺身而上,看着妈妈骚浪的表情,毫不怜惜的开始重重的抽插起来,次次顶到子宫深处,田蓉哪里承受的了如此粗重的抽插,毫不抑制的大声呻吟起来:“啊啊啊…嗯……啊啊啊”,声音喊的都是有些嘶哑,不知道是不是牵扯到脖子的伤口,眉头的微微的皱了下,眼神逐渐恢复了清明,身体的愉悦刺激着她本能的呻吟,瞳孔焦距,看清面前的人,脸色顿时苍白。

“默…默?嗯…啊…”田蓉强忍身体的快感,有些不敢置信的叫出了声。

“妈……,好舒服…”叶默此时已经插红了眼,每下插的又重又狠,听到妈妈叫自己名字,觉得更是刺激,更加卖力,每次抽插都是带出一股水液。

“不…啊……啊啊啊…不要…”田蓉双手无力推着叶默的胸口,却是抵不住身体的快感,呻吟出声,声音有种异样的诱惑,有欲拒还迎,有如泣如诉。

听着妈妈欲拒还迎的叫声,在昏暗的灯光下,看着妈妈不知何时梨花带雨的娇嫩脸颊,这种温婉柔弱的表情比娇媚妖艳的表情更加刺激叶默,龟头出一阵强烈的酸麻感传来,知道自己已经到极限了,连忙大力抽插几下,深深的抵在了子宫深处。

“啊啊啊…呜呜呜……啊啊啊,不要……好烫……要来了……啊…不…啊啊啊”田蓉感受到叶默要射了,发现叶默竟然抵在蜜穴最深处,身体一阵扭动,却是没有一丝力气,一股股滚烫无比的精液刺激的她直打颤,儿子竟然射里面了?田蓉有些发愣,身体却快感如潮,猛的痉挛的喷出一大股水液,比之前的任何一股都要强烈,田蓉身子抑制不住的抖动了好一会,泄身无数次,不堪重负的田蓉竟是晕了过去。

这次射完,叶默有种虚脱的感觉,突然间感觉到手上有些黏黏的感觉,拿到鼻子上轻轻一嗅,一股腥味直冲鼻尖,叶默心里猛地一怔,他太清楚这种味道是什么,不敢置信的把妈妈放到床上连忙打开灯,看着妈妈晶莹剔透的身子上一片血色,目眦欲裂,叶默猛地一巴掌扇在自己脸上,嘴都是肿胀了起来。

叶默很是慌乱的检查着妈妈身上的伤口,手一直不停的发颤,用手指撩开发丝,发现那洁白的玉颈竟有条深深的伤口,呼吸都是一顿,眼睛变得血红,连忙跑去客厅翻箱倒柜,找来一大堆医用品,颤抖着手用酒精清理着伤口上的血迹,田蓉似乎感觉到了疼痛,睡着了眉头都是微微一皱,叶默看的心疼不已,清理完伤口,开始上药膏,叶默一点力都不敢用,极尽轻柔,药膏的清凉驱散了那么灼热刺痛,田蓉紧皱的眉头终于是微微舒缓,叶默见状微微松了一口气,然后开始粘纱布,完成所有步骤,心里有些虚脱的感觉,不是累的,是疼的,自己到底还是不是人,趁人之危不说,还让妈妈遭受如此大的痛苦,心里真是恨死自己了,之前叶默却是抱着侥幸心理,他确实想跟妈妈发生突破的关系,他在梦里面就发誓永远都要占有这个女人,不管身心,加上妈妈娇媚如丝挑逗他直接意乱情迷,不过他要是知道妈妈受伤了,他打死也不会这样,看着这伤口,他还不心疼死,那还有什么欲望。

叶默走到阳台,点了支烟,他很少抽烟,一般是心事浓重的时候才抽,心在他心里很乱,不知道明天该怎么面对妈妈,虽然他知道这一切迟早会发生,因为他要从身心上得到这个女人,只是现在却根本不是时候,按照他的想法就是没有情到深处,这种似乎是外力促成的,叶默很是担心妈妈会不会无法接受,会不会一气之下走了,会不会不再理自己,会不会觉得自己很恶心?叶默抽完一根烟,脑海里却更加烦闷,转身看着躺在床上熟睡的女人,心里计既喜欢又害怕。

叶默甩了甩头,走到床边,看着呼吸平稳的温婉女人,女人脸上似乎还挂着刚刚的潮韵,很是迷人,叶默有些恍惚,有庆幸,有害怕,很复杂,女人感受到熟悉的气息,竟是皱着鼻子往叶默这边拱了拱,叶默看着不经微微一笑,上床搂着女人,女人感觉到浓郁的气息,直接拱在叶默的怀里,要是能一直这样该多好啊,叶默关上灯,搂着怀里的女人,思绪万千,不管怎么样,这个女人,他是无论无何都不会放手的,即使她是他的妈妈。

明天该怎么面对她,她会怎么面对自己,这都是未知数,只有等明天她醒了才知道……

© 2018 WWW.WSAV.CC All Rights Reserved.
广告联系: www269la@gmail.com
分享给您的好友×
网站地址
内容地址